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04章 游子归乡






    说那小子也算是倒霉,今天他本来是打算到火车站这捞一笔的,可就是因为人多,有人挤了他一下,才会碰到李石头这个煞星。

    他倒是没偷李石头什么东西,在他看来,李石头和杨欣这种年纪轻轻的人,多是放假回家的大学生,身上根本没什么油水,撞人就撞人了吧,原以为也没什么事儿的,可他万万没想到,李石头身上竟然有伤,好死不死的,他正好碰着李石头的伤口了!

    本想报出自己老大的名号,应该能把李石头震住,可惜,最后却落得个如此下场。

    “你,你给我等着!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夹克青年色厉内茬地喊道,他头上都疼出冷汗来了,奈何胳膊不好使,擦都没法擦,一边威胁着,他一边往后退。

    “哼!”李石头一脸鄙夷,转身回到杨欣身边,他现在倒是不像刚才那么得理不饶人了,反而有那么点高手风范。

    杨欣却是知道,这小子绝对在装!

    “怎么,打完了?过瘾了?”杨欣语气不善地说道。

    “啊?嘿嘿,嘿嘿!”李石头这才想起来,杨欣最不喜欢看他打架闹事儿,顿时有些尴尬,挠头傻笑了两声没再说话。

    不过杨欣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也看出来了,那小子没准真就是个小偷。

    两人说了几句话,火车就进站了。

    这次,李石头也不得不提着一口箱子了,杨欣把装着衣服那个最轻的箱子让给他,自己提着那两个沉的。

    他们买的是卧铺票。软卧,离开家乡那次杨欣坐过火车,他到现在还记得那种人挤人连站都没地方站地场面,打死他也不想再那么干了,干脆买软卧。既舒服,又不耽误看风景!

    2间的高级软卧包间确实舒服。也没什么人打扰,一路无话,半夜的时候车子到站了。

    这可不是直达高列车,途径一些小站的时候都会停一下,杨欣他们下车的地方名为三义关,是个小地不能再小的站点了。火车在此只停留两分钟,这里到杨欣他们家着实还有一段不近地距离。只是这已经是离家最近的站点了,他也没办法。

    快到站的时候杨欣和李石头就提着行李在门口等着了,火车一停,乘务员打开车门,杨欣一马当先跳了下去!

    寒冷的冬季。西北地区的温度比起莱城也好不到哪去,从温暖的火车上下来,被冷风这么一吹。杨欣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他却丝毫不以为意,深深地吸了口气……没错,干燥,寒冷,仿佛能闻到家乡地味道!

    李石头跳下来之后,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缩了缩脖子,他颤抖着说道:“杨,杨哥,这大半夜的可真冷啊,快找个地方住下吧!”

    “不住了,直接打车回家!”杨欣说道,声音里都透着一股子兴奋劲儿!

    李石头耸了耸肩,道:“好吧,不住就不住吧!”

    杨欣是心里兴奋,而李石头却是又多了一份儿紧张,杨欣早就说过,要把他带回家去,认识自己地父母做干爹干妈,他也很意动,可到这儿了,心里又有些紧张,怕杨欣的父母不接受他,又或者是这么多年没管人叫过爸妈而有些不适应!

    车站门口总是有出租车在等人,半夜也不例外。

    杨欣招了辆车,还没上车就先问道:“师傅,去杨家山走不走?”

    那司机一愣,道:“杨家山?好远的,路又不好走,你要是去可不便宜啊!”

    “你先说多少钱吧!”杨欣不耐烦地问道,心说只要走就成,毕竟杨家山离这里可是有段不近的距离,而且正如那司机所说,一路上途径之地的路况都不太好。

    “五百?”那司机试探着问道,其实只要三百就够了,只是一般人不愿跑罢了。

    谁想,杨欣根本就没还价,道:“成!帮我们把东西搬上去吧!”

    李石头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看杨欣这么爽快就同意了,也就没说出来,他本打算讲讲价地,没想到杨欣这么急,现在要是再讲价,肯定得和那司机扯皮一段时间,杨欣一定等不及了,看他那样儿,李石头都怀疑,那司机如果提高一倍价钱,他也肯定会同意的!

    司机大喜,道:“好,你们上车,我给你们搬东西!”

    一路颠簸,杨欣和李石头各有心事,对司机的搭话也就显得爱搭不理地,那司机看这两人兴致不高,后来干脆闭上嘴巴,专心开车了!

    天色放亮的时候,车子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杨家山是个小镇子,从这里回家,还得步行翻过两个山头才行!镇子上有所学校,小学初中加起来五个班,杨欣当初有幸在这里上过学。

    家庭贫困,兄妹众多,他作为长子能有机会来上学,着实不易!

    寒冬腊月的清晨总是寒风刺骨,杨欣却混然不惧,一手提着一个箱子,对李石头喊道:“石头!拿上东西,我们走!”

    李石头被冻得瑟瑟抖,抽搭了两下鼻子,提起箱子跟了上去!

    冬天的山上光秃秃的,一点绿色都不见,杨欣兴致却极高,一路走来,嘴里不停的给李石头说着自己以前每天走这条路生的事情。

    路上也没碰着什么人,冬天是闲季,地里也没活,一般人都是闲赋在家,翻过第二个山头,一座小山村出现在杨欣眼前,稀稀落落几十户人家,仿佛永远都不会变的样子。

    看着这一年半没见着的家乡,杨欣差点掉出眼泪来,长这么大,他这是唯一一次离家,而且时间这么久。

    “爹,娘。我回来啦!!!”站在山头上,杨欣奋力地吼着,“回来啦,回来啦……”引起阵阵回音荡漾。

    李石头看着激动得不能自已的杨欣,默默无语。天知道,他是多么渴望能有这么一个家。让他激动,让他牵挂啊!

    “石头!走!”

    杨欣兴奋地喊道,然后提起两只箱子在山路上飞奔了起来,他甚至忘了身后的李石头身上还带着伤,不能做剧烈的运动。

    到了山脚,杨欣反而放慢了步伐。

    处打量了起来。

    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地狗窝,村子里再怎么破旧。那也是生他养他的地方。

    “二叔?大冷天的忙什么呢?”杨欣忽然看到个熟人,高兴地喊道,那人倒不是他亲二叔,只是一个村子大部分都是姓杨的,算来算去。几乎都是亲戚,光二叔就好几个!

    “呦!这不是大狗子吗?”那人一愣,毕竟杨欣看起来变化不小。他看了好几眼才认出来。

    顿时,杨欣头上的黑线就下来了……大狗子,这确实是他小名儿,村里长辈有不少都喜欢称呼人小名儿地!被人从小叫到大,都是这么过来的,可现在怎么听着就这么别扭呢?

    转头一看,果然!李石头那臭小子正捂着嘴偷笑呢,看他那样子,憋地还挺辛苦。

    “闭嘴!”杨欣红着脸低呵了一声,然后转身道:“二叔,是我!”

    “哎呀,大狗子啊,你出去这是好些日子没回来了吧?看你这身儿打扮,在外边赚大钱了吧?”他一边说着,一边叭嗒着嘴,杨欣那一身打扮,一看就知道是高级货,让他眼红的不轻。

    “嘿嘿,还凑合吧。”杨欣也不好回答,笑了笑,问道:“俺爹妈都在家呢吧?”

    初到莱城的时候,杨欣满口的方言,一听就知道是外地人,就为这个,他没少遭人白眼,费了好大力气学了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到家之后,却不自觉的就有些变了。

    “在,在,都在,老哥老嫂子天天念叨着你呢,快回去看看吧!”

    听到这话,杨欣哪还有心思在这儿和人聊天啊,“二叔,那我先回去了,改天再去看您!”

    “去吧,去吧。”

    那人挥了挥手,待杨欣和李石头急匆匆地走远了,他还在叭嗒着嘴,嘀咕道:“这大狗子,从城里回来了就是不一样了……”

    到了家门口,杨欣停了下来,愣愣地站在那里,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找谁?”

    忽然,一道清脆地声音在背后响起,杨欣转头一看,惊喜地叫道:“妹子!”

    杨欣身后,一个女孩儿俏生生地站在那里,看有人站在自己家门口,显得很是疑惑,待杨欣转过身之后,才面露惊讶之色,仿佛不敢置信般捂住小嘴儿惊叫了一声,继而,她眼中的惊喜之色越来越浓,一下子跳起来抱住了杨欣,整个人都挂在他地脖子上,甜甜地叫道:“哥~怎么是你?”

    女孩儿叫杨梅,是杨欣的妹妹,十六岁的小丫头,出落的清秀脱俗,丝毫不比城里姑娘差,一身朴素的衣服也遮挡不住她地美丽,反而有种小家碧玉的感觉,清澈的眼眸如同一汪水,嘴角挂着欣喜地笑容,如果换上一套衣服,那就是活脱脱一个时尚美女了!

    可怜杨欣提着两口颇重的行李箱,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小丫头,好玄没趴下。

    “杨梅,下来,下来,你想勒死哥啊!”杨欣叫道。

    “哼,勒死你才好,叫你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你都不知道爹和大娘他们有多担心!”杨梅皱着小鼻子不满地说道。

    杨欣笑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别说爹娘,你呢?你就不想哥吗?”

    “不想!”杨梅倔强地说道,然后又加重语气,好像生怕杨欣不信一样,道:“一点都不想!坏哥哥!”

    杨欣摇了摇头,心里苦笑,这小姑奶奶看来怨气不小啊,麻烦大了……他急忙转移话题,目光看向李石头,道:“石头,这是咱妹妹,杨梅!”又对杨梅道:“梅梅,这是我认的兄弟,石头,你也叫哥哥吧!”

    杨梅在外人面前还是很收敛的,笑着管李石头叫了声:“石头哥哥好!”

    “哎,好,好!”李石头有些局促,把行李箱放下,在身上摸索着,然后苦着脸对杨欣小声耳语道:“杨哥!我忘买东西了!”

    杨欣一愣,道:“买东西?买什么东西?”

    “见面礼啊!还有给咱爸咱妈的东西也没买!哎呀,你怎么不提醒我啊!”李石头懊恼地说道。

    杨欣失笑,道:“什么见面礼,都是一家人,不兴这个!”

    李石头却不干,对杨梅说道:“妹子,哥哥今天来忘带见面礼了,下次,下次一定给你补上,你要什么咱就买什么!”

    “嘻嘻,谢谢石头哥哥!”杨梅俏皮地笑着,看李石头局促的样子,她觉着很好玩!

    “行了,别都站在门口了,回家去!”

    大白天的,农村一般人家都不锁门,除非下地干活,推开一年多没碰的大门,杨欣忍不住有些激动。

    这么长时间没回家,一进门,杨欣的鼻子就有些酸,整个院子只能用破败二字形容,和他在莱城的家相比,简直有如天壤!

    可这却实实在在是他的家啊!

    杨父正在院子里做木工活,杨母在炕上缝补衣服,两老都没想到杨欣会在今天回来!杨父手上的工具掉在了地上,愣在了那里,杨母把针线往炕上一丢趿着鞋就跑了出来!

    “爹!娘!”杨欣嗓子有些堵,声音也在颤抖。

    “你……回来啦!”还是杨父先反应过来,把掉在地上的工具拾起来,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可湿润的眼角却出卖了他。

    杨母表现的更加激动,冲上来,一把搂住杨欣,哭道:“大狗子……”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