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07章 天纵奇才






    爹,娘,过完年,你们跟我到城里住吧,我现在有钱里买个房子,把家搬过去怎么样?”杨欣说道,他本打算是留个几万块钱,把家里的房子翻新一下就够了,可是临回家之前,托倪鲍把一片红四方联加上其他东西一起买了200,这笔钱足以在莱城买套不错的房子,所以他就动了心思,想让父母跟自己一起到搬到城里去。

    杨欣的提议,让桌子上的人都愣了,杨梅眼睛一亮,杨麒杨麟两个小家伙兴冲冲的把鸡腿往桌子上一丢,脆声问道:“哥哥,城里有大汽车吗?”“是啊,是啊,城里有飞机吗?”

    杨欣笑着说道:“有,有大汽车,也有大飞机!还有好多好多好玩的!”

    “哦,哦,我要去,我要去,爹,娘,跟哥哥走吧,我们到城里去住!”两个小家伙兴奋地叫着。

    杨父却是有不同的想法,道:“大狗子,还是算了吧,俺们到城里去,啥也不会干,整天闲在家里还不得闷死啊!”

    杨欣转念一想,这确实是个问题,自己还是有些着急了,这一大家子人到城里去光有住的地方可不行,得给爹娘他们找点事儿干,弟弟妹妹上学的问题还得想办法解决……

    “算了,再说吧,家是肯定得搬的,不说别的,杨梅,杨麒杨麟他们还是最好到城里去上学,咱这里的学校还是不行,过完年我先回去准备准备,弄好了再回来接你们吧!”杨欣说着,又招呼道:“先不说这个了。吃饭,吃饭,这菜都快凉了!”

    接下来,杨父,杨母他们一边吃饭。一边不断询问着杨欣在莱城的生活情况,衣食住行几乎什么都要问。杨欣拣了一些随口应付了过去,毕竟有些东西还是不方便和家里说的。

    吃过饭,杨梅那小丫头跑过来,拉着杨欣,笑嘻嘻地说道:“哥,这次你回去。带我一起走吧,我也想见见大城市是什么样子呢!”

    杨欣笑着在她的小鼻子上勾了一下。道:“这次不行了,我先回去给你和杨麒杨麟联系学校,弄好了之后再带你们过去!”

    在他看来,弟弟妹妹们跟自己走了之后,总不能天天在家玩儿吧。上学是必须地,可他连自己上学的问题都没安排好,又怎么给别人安排?

    “哼。不准刮我的鼻子,让你刮的都不好看了!”杨梅的小鼻子可爱地皱了起来,道:“这可是你说的,一定要回来接我啊!”

    “我说地,哥就是谁都不接,也要接你啊!”杨欣哄道。

    “这还差不多,哥哥最好拉!”杨梅满意地放开了杨欣的胳膊,高兴的去帮娘亲收拾碗筷了。

    杨欣和家里招呼了一声,就带了李石头出去了。

    “杨哥,我们上哪去?”李石头奇怪地问道。

    “去看看我的老师!”杨欣双手操兜,慢慢地走着,脑海中,一个总是穿着青布长衫,精神矍铄的老头,伴着阵阵咳嗽声浮现了出来。

    杨欣他们村在二十多年前来了个老人,据杨父说,那老人来的时候脸色苍白,像是死人一般,当时把正在地里干活地杨父给吓了一跳,谁知,那老人竟然挺了过来,还在村子里住了下来。

    老人的名字没人知道,他只是告诉别人,自己姓沈!

    据他所说,自己是城里地一个老教师,赶上文化大革命被人迫害,逼不得已才躲到这里来的,事实是怎么样的,谁也不知道,反正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沈老也没回去,反而是在村子里扎下了根。

    沈老很有文化,知识也很渊博,杨欣他们村这些孩子都是找他起的名字,杨欣记得自己小的时候,总是和许多孩子一起,缠着沈老讲故事,说些大山外面地事儿。

    可以说,沈老就是杨欣的启蒙老师,杨欣跟着他学会了认字儿,学会了读书,听说了外面的世界……

    只是沈老身体有些不好,总是咳嗽,而且一咳起来就很吓人,仿佛是能咳出血一样,他自己说这是蹲牛棚时落下地病根!

    “你的老师?”李石头奇怪地问道,这么偏远的小山村,也会有老师来吗?

    “是啊,你见了就知道,是他教会了我读书写字,不是老师是什么?”杨欣说道。

    沈老没住在村里,而是在离村子不远处的山脚下自己搭了间房子住,一厅一室的小房子,用木头围了个小院,种了些花花草草,哪是什么山村小屋啊,分明就是文人雅士隐居避世的世外桃源!

    “老师!老师!”隔着很远,杨欣就扯着嗓子叫开了,他一直都是称呼沈老为老师的,沈老也从没反对过。

    随着杨欣的喊声,小屋的门开了,还是一样的青布长衫,还是一样的满头白,老人颧骨高耸,双眼炯炯有神,很难想象,这么一个老人在寒冷的冬季,竟然就靠一条青布长衫取暖,毕竟沈老在二十多年前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初显老态了,更别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的今天!

    看到杨欣提着东西朝自己走来,沈老笑着点了点头,待他的目光留意到落在后面的李石头时,老人的双目中陡然暴射出一道精光!

    李石头正在观察沈老,就在刚才,老人双眼中那骇人的光芒把他吓了一跳,再仔细看去,却又恢复了正常,眼前,明明还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

    眉开目阖,眨眼间,沈老又恢复了常态,可目光却总是不经意间在李石头身上往返。

    “杨欣,你……咳,咳……”沈老刚想说话,却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这一咳嗽,他顿时就从一个矍铄的老者变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身上老态尽显。形态枯!

    杨欣急忙把东西往地上一丢,快步上前去,扶着沈老在他的后背上轻轻地捶打着。

    “老师,你这咳嗽地毛病还没好啊!我给你从城里带了药,等会你吃点!”杨欣说道。

    “咳。咳!”沈老冲杨欣摆了摆手,道:“用不上拉。这都是老毛病了,我这把老骨头,活不

    年拉,还吃什么药啊。”

    说话间,沈老止住咳嗽,感慨道:“哎。老了,真是老了。想当年我……算了,不说啦,杨欣,带你朋友进屋坐吧!”

    小厅里,只有一张桌子和几个凳子。全部是木质的,是沈老亲手所制,虽然显得有些粗糙。却更有韵味儿,做饭的地方被隔开在外,旁边一道门,通向卧室。

    “老师,这是给您的!”杨欣对沈老总是很恭敬,甚至在他还小,最为调皮的那段时间,也没在沈老面前放肆过,这个老人身上仿佛就是有那么股气质,很有威慑力。

    “呵呵,看来你这一年多在外面混地不错啊。”沈老笑着说道,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愣了一下,道:“哦?碧螺春?杨欣,把这个拆开,我尝尝,好些年没喝到碧螺春了!”

    “好嘞,老师,这可是上好地碧螺春,您尝尝味道怎么样!”杨欣起身拿起包装精美的茶叶,拆开后,烧水,泡茶,动作熟练,以前,他可没少干这些。

    很快,一壶茶就泡好了,沈老的鼻子微微耸动了一下,摇了摇头,待举杯尝了一口之后,眉毛微皱了一下,却没说话。

    “老师,怎么样?”杨欣有些期待地问道,送人礼物,当然期待着别人说一声好。

    “还凑合吧,算不上上等,勉勉强强只能是一般!”沈老评价道。

    杨欣有些乍舌,这盒茶叶可是花了他两千块钱买的啊,竟然只能算是一般,那沈老口中好的该是什么样啊!

    “杨欣,这一年多你都去了什么地方?”

    “莱城,离开家之后就直接去了莱城!”杨欣说道。

    “哦?去了莱城?那地方以你的水平,一年时间能混到现在地样子,很难得啊!”沈老点头,目光颇为赞许,他说话一向很直,从不会拐弯抹角,况且杨欣算是他的学生,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了,接着,他才看向李石头,道:“杨欣,这是你朋友吧,不给我介绍介绍?”

    “哦,这是李石头,我在莱城认地兄弟,这次跟我一起回来看看!”杨欣介绍道。

    “兄弟?”沈老不可置否地说道,“小伙子,你今年多大了?”

    “17,18了!”李石头恭敬:|.:无天,可在沈老面前,却不自觉的变得老实了。

    “过年就18了?哎……可惜,可惜了啊!”沈老摇头叹表情就像是丢了什么贵重的东西一般!

    “可惜?”杨欣和李石头都是满脑子的问号,“可惜什么?”

    “哎,算了,算了,天意如此,天意如此啊……”沈老叹道,忽然,他又想起了什么,又问:“石头,你练没练过功夫?”

    “练过啊!”李石头愣愣地回道。

    “练过?!”沈老惊喜地喊道,“练过什么功夫?”

    杨欣在旁边看着有些疑惑,老师他一向都是从容淡定的人物,自己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他如此激动的时候呢!

    “练过十二路擒龙手!”李石头道,“练了有一个月了吧!”

    “十二路擒龙手?!一个月?!”沈老表情呆滞,心里地希望一下子破灭了,那滋味儿实在不好受。

    “老先生,您也会功夫吗?”李石头问道。

    沈老没说话,神色有些失望,低着头像是在想什么心事,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头说道:“会,我怎么可能不会,本来看石头你天纵奇才,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可惜啊可惜,年纪却实在是有些大了,晚拉,晚拉!”

    “老师!您会功夫?!”杨欣惊讶地叫道,“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啊!”

    “算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不说拉,喝茶,喝茶!”沈老显然不愿多说。

    可杨欣却有好奇心,“老师,那以前您怎么不教我功夫啊?我要是练了一身功夫,刚到莱城那会儿也就不会被人欺负了!”

    “你?”沈老放下茶杯,打量着杨欣,道:“你小子当我没想过啊,老夫这一身功夫死了也带不到地下,当初还真想留给你!可你根本不是那块料啊,如果说石头是天纵奇才,你啊……”沈老摇了摇头,不说话了。

    “我怎么啦,老师,您倒是说啊!”杨欣急切的问道,他实在是想知道,自己当年为什么和传说中的功夫擦肩而过。

    “不是我打击你,石头那是天纵奇才,你啊,顶多算是个天生废材了,你就是打娘胎里开始练,到头来也绝对比不上石头从现在开始练的成就高!当初那么多孩子,我就看你顺眼,但凡你的天分高那么点,我也不会不教你啊!”沈老毫不客气的说道。

    “啊?!天,天生废材?!老师,真的假的?”杨欣被打击到了,天生废材,这称号实在够打击人的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沈老不屑地瞥了杨欣一眼说道。

    “我真就那么不堪吗?”杨欣闷闷地嘀咕道,转头看向李石头,这臭小子又在捂着嘴傻笑!“石头!你好像很高兴啊?恩?”

    “哈哈,没,没有,我一点都不高兴!”李石头倒是没么不开心的,所谓天纵奇才,年纪太大的说法,兴哥已经跟他说过了,再听一遍也没什么感觉,现在的生活和以前沿街乞讨比起来,那简直是天堂了,他觉着自己没什么好不满足的!

    李石头无所谓,实际上,杨欣更是无所谓,什么天生废材啊,他那一身异能,已经让他感天谢地了,那些什么功夫武术的,不学也罢。

    况且,他心里总是有个想法,所谓功夫,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去,估么着和电视上那些格斗拉,跆拳道拉之类的没什么太大区别!

    x

    狗血……像是社会黑暗拉,那镇长怎么怎么拉,不会写的,至少,和杨欣没什么关系了。

    功夫,俺就说一句,偶介四都市异能,非都市武侠,算是个铺垫之类的吧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