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97章 尴尬场面






    护士自然是拦不住孙局长的,两人正在交涉的时候,“啪”的对着自己的额头狠狠地拍了一下。

    其他人顿时朝他看了过来,杨欣讪讪地傻笑了一声,说道:“嘿,嘿,我没带金针!”

    胖子和孙局长愣了一下,金针?这家伙倒是挺专业啊,连金针都有?听到这句话,孙局长对杨欣的说辞倒是不由得信了几分,不懂医术的人谁会没事儿弄套金针玩儿吗?

    “猪啊你,不早说,还不快回去拿?”胖子说道,“算了,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杨欣点了点头,“好,孙局,麻烦您稍等一下。”

    “去吧。”孙局长深深地看了杨欣一眼,回了一句,这俩家伙该不会趁机逃跑吧?摇了摇头,他把这个荒谬的念头驱散了出去,杨欣他们没必要骗人,也没必要拿这种事儿开玩笑,又何来逃跑之说?

    胖子和杨欣快步走出了医院,开着那辆法拉利直奔玫瑰小区而去。

    “杨欣,你……真的有把握吗?”在车上,胖子又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会不会医术无所谓,万一给人家治的恶化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有,放心吧胖子,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

    “这就好,这就好!”胖子点头说道,刚开始他想起倪鲍的事情,对杨欣还是颇有信心的,现在一回想起来,却又有些不确定了……

    车子开进了玫瑰小区,杨欣忽然想起来。今天回来的实在匆忙,事情又是一大堆,飞机上也不准开手机,竟然到现在还没通知薛莹莹!

    在楼下,他抬头看了看,九楼地窗户还隐隐透着灯光,薛莹莹想来是还在复习吧,想起那个温柔如水的女孩儿,他心里就是一阵温馨。虽然只是分别了三四天,可那种思念却是极为磨人……既然都到楼下了,也就没必要打电话了,反正有钥匙。

    “杨欣。快去快回,我在楼下等你!”胖子没有下车,坐在车里喊道。

    “好!”杨欣应道,然后朝楼上跑去,胖子则是开始调转车头,准备等杨欣一回来就走。

    以自己最快的度冲上了楼去,杨欣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客厅的灯亮了,在楼下看的时候还没亮呢。想来是上楼这段时间有人打开灯了吧。

    杨欣推开门,入眼,是一具让人脸红心跳。逼得雄性荷尔蒙分泌加的娇躯……恩,身上只围着一条稍显短的浴巾,下面是雪白的大腿,上面则是酥胸半露,这种极限的诱惑。比全裸还要让人疯狂。

    眨了眨眼睛,杨欣地目光有点挪不开了,他站在门口。完全的愣在了那里!

    屋子里的女人显然也是没想到,这时候突然会有人拿钥匙开门进来,也被这突情况弄得呆了……

    “凌姐,我听到有人开门,谁来了?”薛莹莹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来,蓦然,看到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凌云,和尴尬地站在那里地杨欣,愣了,“杨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啊……哦,那个,我回来拿点东西,这个……”他挠了挠头,心里简直尴尬地要死,竟然会生这种事情,真是让人无语,还被自己的爱人撞见了,就更是无语了!

    凌云也是反应了过来,不过这个女人性格很是强悍,惊声尖叫的情况是万万不会生的,她冲杨欣恨恨地哼了一声,然后走回了卧室,重重地把房门关上了,只是走路的脚步不再从容,稍显凌乱。

    她对男人最是反感,现在又生这种事情,心里没有多少羞涩,只是那份郁闷和烦躁就没法说了!

    “啊,这个……我也不知道。”杨欣回过神儿来,关上房门,还是有些尴尬。

    “你啊~”生这种事情,谁都很无奈住杨欣的手,说道:“回来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啊?什么时候回来的,吃饭了没有?”

    “哦,对了,我还有事儿得出去一趟,回来拿东西地。”杨欣拉着薛莹莹,一边往书房走去,一边说道,“今天傍晚回来的,店里出了点情况,回来的又匆忙,哎,我现在得去趟医院,如果回来晚了你就先睡,不用等我了。”

    说着,他从抽屉里拿出那套金针,这套金针还是上次给李石头疗伤地时候,兴哥手下的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的,各种型号很齐全,纯金打造,价值不菲,那次用完之后,他就给私吞掉了,留着自己用,正好可以拿来唬人。

    “那你路上小心点,我等你。”

    杨欣捧着薛莹莹娇嫩的脸庞,在她的唇上印上了一个吻,“别等我了,明天还要上课呢,有个朋友地母亲病了,我去看看……好了,我走了啊。

    下楼之后,杨欣心跳还没有平息,那种半裸的诱惑还在他脑海中挥散不去,和感情无关,纯粹是生理上的本能。

    “恩?杨欣,你脸有点红啊,怎么了?累地?”上车之后,胖子一边动车子,一边问道。

    “啊,对啊,跑得快,累的,哈哈。”杨欣打了个哈哈。

    “跑着上下楼,以你的度还这么慢,我看倒不是累的,上次看你跑完五千米也没这样儿啊。”胖子这家伙,察言观色的本事绝对一流,一下子就看出情况不对了,接着,他有些猥琐地笑了起来,“我说杨欣啊,你该不是抓紧这点时间和弟妹缠绵了一会儿才下来吧?”

    “死一边儿去!”杨欣翻了翻白眼,这个死胖子,满脑子都是这些龌龊的想法,真是让人无语了。

    一路疾驰,两人很快就返回了医院。回到病房,门口的小护士竟然去查房了,不在,他们干脆就直接推门而入。

    病房里,人倒是不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孙局长夫妇,另

    两对中年夫妇和三个年轻男女。看到有人推门进来,士,都是愣了一下。

    “杨欣,你回来了。东西带来了吗?”孙局长问道。

    “带来了!”杨欣掏出金针给他们看了一眼,这也是为了增加可信度,“我们这就开始?中风这种病可拖不得啊。”

    孙局长沉吟了一下,深深地看了杨欣一眼,一咬牙,说道:“好,这就开始,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地吗?”

    “帮忙就不用了。你们全都出去就行了,我针灸的时候,不能有人在旁边看着的!”

    “好!”孙局长应道。然后对其他人说道:“走,我们都出去!”

    “慢着!”旁边一位看起来和孙局长长相有些相似的中年人说话了,“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是谁?为什么又让我们出去?”

    “他们是我认识的朋友,这位小兄弟家传中医。懂得一套对中风有特效的针灸手法,我让他们给妈试试看。”孙局长说道。

    “不行!”听到这话,马上就有人开始反对了。屋子里的人都看着杨欣,目光中满是怀疑,“他才这么年轻,就算是懂得医术,又能高明到哪去?大哥,你怎么能随便让人给妈治疗呢?”

    “就是啊,万一把妈给治出个好歹来,谁负责?!”

    杨欣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也不反驳,这种事儿搁在自己身上,恐怕也不会同意的,如果是个德高望重的老中医来了,或许还有地商量。

    “闭嘴!”孙局长有些不耐地低呵了一句,他是整个家里的主心骨,不管是妻子,还是这些兄弟晚辈,他可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都别说了,妈都已经这样了,情况再坏能坏到哪去?!出去,都给我出去!出事儿了,我担着!”

    还有人想要说话,被孙局长凌厉的目光一瞪,顿时也都咽了回去。

    人都出去了之后,孙局长和胖子留在最后,孙局深深地看着杨欣,不说话,最后只是重重地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然后就离开了。

    “加油,兄弟!”胖子也拍了拍杨欣地肩膀,鼓励了一句,就掉头离开了。

    胖子对杨欣的医术还是颇为有信心的,而孙局长嘛,这么做却是出于对胖子的信任。

    这事儿怎么看都是值得一试的,胖子既然敢把杨欣推出来,那就肯定有所倚仗,胖子是什么人孙局长还是有些了解的,认识一两个奇人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他介绍来的,再怎么着也不会是泛泛之辈。

    而且,没有把握地话,谁也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尤其是关系到孙局长的至亲,这点信心,孙局长还是有地,再者说,老人家都已经这样了,日后的情况比起植物人来说也好不到哪去了,就算治不好,应该也不会再坏了吧?

    所有人都离开了,病房的门在杨欣身后轻轻地关上。

    杨欣心里倒是没什么紧张,只要人没死,他就有绝对的信心,对异能的原理不了解,但是对异能作用他还是颇有研究地,人体治疗,在自己,李石头,薛莹莹和沈老身上都有过试验,绝对不可能出什么意外。

    人都走了之后,杨欣才开始打量病床上的老人。

    这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一头花白地头,双目紧闭,看起来就像是沉睡了一般,安详而又平和,脸上看不出一丝痛苦。

    吸了口气,杨欣把脑海中的杂念都排除,轻轻地走到病床前。

    回头看了一眼,果然,有人正对着病房的窗户向里面紧张地张望,杨欣对那人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老人,小心翼翼地把老人翻转过来,然后把病服掀开。

    老人瘦弱的脊背顿时露了出来,干瘪没有水分的皮肤,不是很明显的老年斑,都在显示着,这个病人已经老了。

    掏出金针放在桌子上,又拿出一根蜡烛,点燃,烘烤消毒,杨欣目光一凝,找准**位,准确而又迅地扎了下去。

    他的手法看起来颇为娴熟,这都是跟着沈老那一个月在模具身上练出来的,扎了无数次,才会有这种准确率。

    至于所谓的祖传针灸手法,其实就是一套治疗风湿骨痛的针灸之法,没有任何副作用,就算是在一个健康人身上扎针,也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这也是为什么杨欣治疗的时候要把人赶走的原因,如果被人看出来仅仅是这么一套普通中医都会的手法就能把各种疑难杂症治好,那不引起怀疑才怪呢。

    下针之后,杨欣捏着金针的尾部,轻轻地搓动,小频率地摇着,暗中,异能已经顺着金针渗入了老人的体内。

    病房外,三个脑袋挤在那扇小小的窗前,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杨欣,心里紧张无比,当他们看到杨欣如此娴熟地下了一针之后,都忍不住暗自松了口气,至少,这个年纪轻轻的家伙对中医,针灸还是懂的……

    也就是针灸,他们才会让杨欣一试,如果杨欣说要开一副汤药什么的,恐怕他们就不敢让杨欣轻易尝试了,最起码,也得找人看过药方之后才可以。

    几个人紧张兮兮地趴在窗户上,紧紧地盯着病房里的杨欣,大气都不敢喘,忽然……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转头一看,却是护士查房回来了,看到这几个家属不呆在病房里,也不离开,反而是趴在窗户上张望,很是奇怪,她也想凑过去看看,病房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胖子眼疾手快,急忙拉住了那个护士,开玩笑,哪能让她看啊,在人家医院里,找了个不知名的大夫给病人针灸,医院能同意才怪呢!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