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书小说APP下载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282章 开始行动






    这世上,有些事情还真就挺奇怪的,成家的姐姐不姓成,而是姓凌,这事儿要在普通人家也就罢了,可成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啊,这种让人好奇,引人关注的事情,可是不太可能让它生的!

    “这种事儿,也没什么好稀奇的,豪门巨家,有点这样的事情太常见了,以前还有和家里断绝关系的呢,成家这姐弟俩确实是亲姐弟,但姐姐凌云和家里闹翻了,加上父母一直忙于政务,没多少时间照顾她,互相之间的感情也不是很牢固,凌云就一起之下离家出走,改名换姓自己展去了……”

    胖子随口解释了一下,他也不是嘴碎的人,不好背后议论人家的家事,这件事,当年在大院儿里是挺闹的,可后来也没怎么传开,很多人只是知道成家有这么个女儿,但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儿。

    杨欣虽然也有那么点八卦心思,不过眼下也不是讨论这种事的时候,想了一下,他问道:“你确定?凌云说话,成靖东能听?”

    这么一问,胖子倒是不怎么肯定了,“这个……我也说不好,但他们姐弟俩的关系那真是好得没话说,以前,他们父母都很少在家,整天都是工作,开会,经常忙到半夜,成靖东可以说是凌云这个做姐姐的带大的,但是,感情这种事嘛,要真认了死理儿,谁都说不准!”

    “我靠!”杨欣郁闷了,“那你说这么多,是什么意思啊?!”

    结果,胖子是越地不肯定了,“成靖东呢,这几年虽然没怎么联系,但他的消息我还是听的不少的,我们这代从大院儿里出去的人,他成靖东名声很好,脑子聪明不说。关键是他很少给家里惹事儿。至少从来没听说他像其他那些二世祖那般,落得个花花公子的名声,甚至于,他都有点不近女色的意思了,这次。为了弟妹的事儿做到这一步,明显就是有些不太一般,怕就怕是他真心喜欢上弟妹了,别说凌云了,他老子说话恐怕都没用!”

    得,杨欣一拍脑门儿,咱啥也不说了。这死胖子。越说越让人郁闷!结果,胖子还在那里絮絮叨叨地分析着,“你是不知道啊杨欣,京里的那些大少,很多都是十几岁刚**的时候就破处了,可我敢保证,成靖东现在还是个小处男……你说,这要不是动了真心,他能这么做吗……”

    杨欣气恼地一拍桌子。喊道:“行了啊胖子,那孙子看上地是我媳妇儿,我管他是真心假心地呢,你给我说这么多废话有什么用啊……得,不和你说了。我这就给凌云打个电话!”

    然后。他就拿起了手机,说起来。手机的电话簿里存着凌云的电话,杨欣还一次也没联系过她呢,之所以存着她的号码,还是因为杨欣怕她和薛莹莹出去逛街的时候,那疯女人把自己地媳妇儿给拐跑了,到时候好有个联系方式。

    当然了,这种事情是从没生过,假期里,凌云没少叫上薛莹莹一起逛街,可每次都是早晨走,傍晚回来,然后在他家里蹭顿饭,蹭薛莹莹做的美味家常菜……可杨欣和她的关系,还是和以前那样,不冷不热,几乎是不怎么说话。

    这固然是因为凌云的性格本身就比较冷淡,但也不是没有杨欣的原因,可能是薛莹莹平日里把他惯坏了吧,他实在是有些看不上这个疯疯癫癫,又冷冰冰的女人……

    胖子见杨欣开始打电话了,也就不再继续唠叨了,他听杨欣对着电话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大概意思就是说,凌云啊,你弟弟成靖东不是个东西啊,看上了别人地老婆,还动用家里地关系欺负人,下黑手,这是仗势欺人啊,你这个做姐姐的,有必要好好管教管教他了……

    胖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的表情很精彩……这是求人办事儿的态度吗?!这他娘的分明是批评人家啊,或者说是奚落,讽刺,教训?!反正是一点求人该有的态度都欠奉,胖子觉得,这事儿要换成是自己,别说帮你办事儿了,不把你一起恨上,帮你的敌人一起欺负你就不错了,难为凌云还能听这么长时间了!

    结果呢,胖子脸上地表情很精彩,杨欣脸上的表情更精彩!

    最后,他以一句:“凌云,你这个疯女人,去死吧!”的豪言壮语做结尾,然后狠狠地用力一挥胳膊,把手上的手机直接砸在了地上!

    胖子被这一变故吓得一愣,呐呐地问道:“杨,杨欣,怎么了?凌云她说什么了?”说实话,认识杨欣这么久了,胖子还从没见过杨欣生气火呢,最多也就是口头上说几句罢了,这次倒好,连手机都摔了,可真是见所未见啊。

    “别跟我提那个疯女人,我靠,她竟然跟我说这是好事儿啊,她支持自己的弟弟,说什么莹莹是个好姑娘,跟着他弟弟比跟着我要好,会更幸福什么地……妈地,老子从来不骂女人,她凌云还是第一个呢,这姐弟俩,没一个好东西!”杨欣咬着牙说道,脸上的表情像是要吃人一般。

    胖子愣愣地眨了眨眼睛,“她,凌云真是这么说地?!”想了一下,他又忍不住苦笑道:“呵呵,这话还真是凌云的风格,多少年了,她一直这样没变,有什么好东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弟弟,成靖东那辆法拉利跑车,外表上看起来和我的一样,可实际上呢,那车是凌云改装的,度上没得说,安全性能更是一等一,绝对的极品,别人想要,出钱她都不给弄……”

    杨欣狠狠地瞪着胖子,听他在这里感慨,分析,眼色很是不善。

    不过胖子没注意到,他还在那里说着:“弟妹那个人啊,不是我说,那可真是女人中的典范,极品啊,李雪是很不错。可和弟妹一比起来。那就不行了,啧啧,哥哥我要不是和你关系好,恐怕连我都要动动心思了……”

    胖子越说这声音越小,因为。他已经现杨欣的面色不善了,不过哥们儿嘛,开开玩笑倒也没什么,只是杨欣心情本来就不好了,他自然不能再火上浇油了,那样的话,就不是兄弟。而是仇人了!

    “说。接着说啊,嘿嘿!”杨欣狞笑道:“说完,咱去沈氏武馆好好练练,听说胖子你最近拳脚功夫见涨啊,做兄弟呃不能小气不是,我给你个报仇的机会,怎么样?!”

    一听这话,胖子急忙摆手道:“别,别。我知道你是武林高手,可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这段时间,胖子还真在沈氏武馆练过拳脚功夫,他和杨欣的关系摆在这里,就得了个有真才实学的师傅。可武功这东西是个天长日久的活儿。几天时间,也就是学个花拳绣腿罢了。

    但胖子却绝对自己已经是高手了。愣是要拉着杨欣比划两下,结果正赶上杨欣和李石头对练的时候被李石头虐得心情不好,可怜地胖子,被狠狠地收拾了一顿,结果这就落下心理阴影了……

    胖子现,自己就算是已经服软了,可杨欣地脸色依然不见好转,他一看情况不对,急忙抓起旁边的宣德炉,二话不说,立马开溜,“哈哈,哥哥我还有点事儿,先走了啊……你那茶叶给我留着,改天我过来拿……还有啊,有什么麻烦就给我打电话,我在京城说不上话儿,可在莱城嘛,哥哥我还是有点面子的……”

    说完,胖子就已经闪身出去了!

    杨欣笑着摇了摇头,这死胖子,虽然唠叨了点,可能看出来,他是为了自己好,这朋友,交得不亏!

    胖子离开了,杨欣就捡起地上那部已经摔得支离破碎的手机,诺基亚n95,这还是杨欣的第一部手机呢,结果现在倒好,外壳都碎了,里面地零件也散架了。

    一点点把这些零件拾起,眨眼功夫,杨欣手上的一堆碎片,就变成了一部崭新的手机,就像是它一直这样似的,谁也看不出来,这部手机在几秒钟前还是一堆废品!

    想了一下,他又拨了倪鲍的号码,心里终究是放不下啊,薛莹莹虽然有趋吉避凶的本能,可怕就怕凌云这疯女人跟着掺和,对好朋友,好姐妹,薛莹莹估计起不了多大的戒心,恐怕就算是心里觉得不妥,也不会反对什么地。

    俗话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出点问题,这世上可没有卖后悔药地……现在薛莹莹对成靖东还是陌生人的态度,万一在凌云的鼓动下,一起吃个饭,逛个街,成靖东又“凑巧”在场,两人的关系从陌生人上升到朋友了,那也不行!

    对薛莹莹,杨欣倒是有绝对的信心,她交朋友无所谓,男性朋友也可以,但成靖东嘛,那家伙怎么看怎么让人不爽,杨欣可不想让他得一点好处!

    这次,电话倒是拨通了,倪鲍刚才在开会呢,警察系统的一些重要会议可是要求保密的,话不仅不允许开机,有时候还必须上缴。

    把事情的经过跟倪鲍说了一遍,摆脱他帮忙照看一下……倪鲍倒是一点也不推辞,满口应承了下来,同时,他还安慰了杨欣一番,让他不要担心云云……不过他还有事儿,说了一会儿就不得不挂了电话。

    然后,杨欣就离开了办公室,开车去了沈氏武馆。

    武馆的生意很不错,开张地时间虽然不长,但在莱城武术界也算是打出了名声,说起来,沈氏武馆最出名的有两点,一是沈老李石头这对强悍的师徒,尤其是传闻李石头习武时间不过半年,就有如此身手,这就不能不让人惊叹了。

    二嘛,就是沈氏秘传的药浴,普通人可能不了解,不就是一桶黑乎乎的水,泡着一些草药吗?只有真正享受过,尤其是那些经常享受,或者有幸尝试过没有经过稀释地顶级药浴地人才能明白,这药物,可是真正的好东西,就为这,一些药品公司这段时间没少来烦沈老爷子。

    不过这药浴。只有武馆学员才能享受。不办理学员,那门儿都没有,不仅如此,就算是学员,那也是该收地费用也不能少。药浴的价钱可不低,光是成本就让很多人望而止步了,里面可是着实添加了不少珍惜药材呢。

    今天,尽管不是周末,可武馆的人还是不少,一楼的演武大厅,很多人都在跟着师傅练习着。这其中。还有不少是兴哥手下地小弟,这些人,整日无事可做,就爱惹是生非,送来这里,不仅可以提高一下他们地素质,还可以帮他们收心,少惹麻烦,当真是一举两得。

    罗少杰就是其中的一员。这小子倒不是惹是生非的主儿,相反,他在兴哥手下还颇得器重,手脚麻利,人也机灵。生得一副七窍玲珑心。在哪儿都吃香,到沈老这儿来。自然不是被派来接受操练,而是帮忙,顺便“培训”的。

    人再怎么机灵,混这行的,没有点手脚功夫那也是不行地,过分的玲珑,容易被人看做滑头,惹人反感,有点武艺防身,既可以练得稳重一些,也有了自保能力……总之,兴哥就是这么个意思,他是想把罗少杰培养成李石头那种人才。

    不过,事实恐怕是要让他失望了……

    罗少杰正笑着陪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从武馆出来,脸上虽然还有抹不去的灵锐,但却稳重了不少,有了种人上人的气质,那个一身行头足有数万元的男人都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和他说话呢。

    两人也不知说了些什么,那男人脸上难掩失望之色,接着,又对罗少杰说了些什么,好像是被罗少杰摇着头拒绝了,最终黯然离开。

    送人离开之后,罗少杰在武馆门口又和一个要离开的学员嘻嘻哈哈地说了会儿话,就见一辆悍马在马达地轰鸣声中冲进了门口地停车场。

    他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急忙和那学员道别,撒腿就跑了出去。

    开悍马来的,自然是杨欣了,他今天心情不太好,有些郁闷,开车也就不免有些疯,一路疾行,本来至少要用半个小时的车程,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

    停好车,一开车门,就见罗少杰带着掩饰不住的惊喜冲了过来,“杨哥,杨哥,哎呀,您可算是回来了……”

    杨欣笑了笑,他也挺喜欢这小子的,很有当年李石头的机灵,察言观色,绝对是个人精,“怎么,想我了?先说好了,咱可都是爷们儿,可不带这么肉麻的啊!”

    刚说完,罗少杰就来了一句:“杨哥,你可想死我了!”

    看他那表情,就像是个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家找人做主的小孩子一般,杨欣笑骂着踢了他一脚:“滚蛋去吧,鸡皮疙瘩都出来!”

    “杨哥,我可真是想你啊,您不知道,这几天您不在的时候,前来求医治病地人,差点就把武馆大门挤破了呢!”罗少杰苦着脸说道,可目光深处,却有掩饰不住的笑意。

    能求到杨欣门上的,自然是没有等闲之辈,他现在算是杨欣的助理,负责接待客人,筛选病人,本来权利就不小,杨欣不在的时候,那些人只能找到他头上,一个个成功人士对你点头哈腰,客客气气地,那感觉真可谓是爽到了极点。

    他一个社会底层地小混混,本就凄惨,虽然被兴哥看上之后,日子好过了点,可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么有面子啊……

    “挤破了就挤破了呗,我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规矩就是规矩,你就照做行了,也别怕得罪人,这是他们求咱们,不来还省心了呢!”杨欣满不在乎地说道,然后从后备箱抽出两条烟扔给罗少杰,“京城带回来的,中南海内部特供地好东西,省着点抽啊!”

    一听这话,罗少杰忙不迭地接住两条烟,小心翼翼地,一双小眼都快眯成缝儿了,“中南海内部特供?!好东西啊……谢谢杨哥,谢谢杨哥!”

    这下,在罗少杰的心中,杨欣的分量就更重了,形象也高大神秘了起来,拿着两条烟,他心里可真是乐开了花,这种好东西,那是一般人能弄到的吗?拿出去送人,绝对是倍儿有面子,啧啧,这东西可不能和普通的烟那样成条送了,得一盒盒的送!至于自己的那些哥们,小兄弟嘛,就一根根地分吧……

    虽然心里惊叹,可罗少杰也不问,有好东西给自己,收着就是,多嘴那不是惹人烦吗?

    “好了,烟先放车上,一会儿你再下来拿,先和我搬点东西给老爷子送去!”杨欣一样样的东西往外拿,有名酒,有好茶,沈老不抽烟,就不用给他了,“哎对了,少杰,来看病的客人你都有记录吧?”

    “有,都有,每一个看病的人,我都记录在案,您就放心吧……杨哥,东西给我拿着就行了,您不用占手……”

    “那联系方式呢?跟他们要了没有?”杨欣又问道。

    “也都有,这东西不用我们要,他们都主动留下了,说实话,这些人巴不得我们联系他们呢,请他们帮忙,哪怕是吃顿饭也好,这样的话,以后有什么伤病再求上门的时候也好见面不是?”

    “哦……我记得前段时间有个诺基亚中国分公司的副总裁好像来找我看过病吧?”杨欣问道,这个问题,也是他刚才忽然想起来有这么个人的。

    诺基亚中国公司并不在莱城,也不在北方,按说,杨欣的医术虽然是在莱城的上流社会传开了,可并不足以影响到全国范围,可事情偏偏就赶巧,这中国公司的副总裁是个北方人,小时候跟着莱城武术协会的会长练过点功夫,互相之间有师徒之谊。

    这人也是尊师重道,正好到莱城办事儿的时候,就来拜见拜见师傅,闲聊的时候,无意中说起自己这些年的工作,劳累,压抑,导致身体是每况愈下云云。

    武术协会的会长也是个老爷子,对这个虽然没能得自己真传,但一直孝敬有加的徒弟是打心眼儿里喜欢,他认识沈老,加上杨欣的第一批病人都是些习武之人,对杨欣的医术,他自然是有所耳闻,然后就把他介绍到杨欣这儿来了。

    欣本来也没在意,规矩和他说清楚了,诊金也照收不误,而且要价不菲,然后就给他治了,卖的是武术协会会长的面子,这副总裁又不是莱城人,甚至还不在北方生活,杨欣可没打算去南方展。

    不过现在看来嘛,好像是有点意思了。

    “是有那么个人,半个月前的事儿了,怎么,杨哥你要找他?”罗少杰机灵地问道。

    “恩!”杨欣点了点头,“帮我联系一下,看他在不在莱城,今晚我在天上人间请他吃饭,顺便去订个位子!”

    “好的杨哥!”

    罗少杰在心里把杨欣的交待记下,然后提着东西,和杨欣一起去了武馆顶楼。

    沈老在顶楼的小练功房里打太极,老爷子的功夫走的是刚猛的路子,攻击凶猛,柔韧有余,现在岁数大了,虽然有杨欣这么个干儿子经常用异能调理身体,可也是开始注重养生之道了,没事儿打打太极,喝喝茶,很是悠闲。

    “好了,东西放这儿吧,少杰,我说的事儿马上就办,去吧!”

    罗少杰应了一声,下楼而去,这小子机灵,办事儿也是让人省心,而且拿捏得好轻重,虽然现在因为杨欣的关系,他的地位不断上升,可却从来不嚣张,不跋扈,反而是变得很内敛,处事更加圆滑,不得不说,杨欣还真是捡到宝了!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