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书小说APP下载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6.第16章 剥皮






  

  赵三想了想问道,祭奠河神有很多种手法,在长江流域那一带的是习惯用童男童女祭祀;在湘西川北一带的经常是用牛羊祭奠,各个地方都有不同的风俗。

  福伯苦笑道:“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残忍的仪式,我那两个朋友还有其他八个人被埋在土里,只露出一颗脑袋,巫师在他们的头顶用刀割了个十字,把头皮拉开以后,向里面灌水银下去。由于水银很重,一下子就把肌肉和皮肤给拉扯了下来,埋在土里的人痛得不停扭动,又无法挣脱,最后身体会从头顶的口子滑出来,只剩下一张皮留在土里…”

  张萌仿佛被人当头淋下一盆冷水,一股冰冷的寒意直涌心口。通过福伯的描述,他似乎可以看得到那残忍血腥的一幕,他在害怕的时候,却没有看到赵三他们的眼睛一亮。

  “要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好了。”

  张萌心里有些发毛,虽然他坚决要查出父亲死因,但是听到这么恐怖的东西,还是忍不住打起了退堂鼓,特别是想到自己有可能也会成为河神的祭品,更是让他战栗不安。

  “萌小子,现在知道害怕了,当时不要跟出来就是了。行行行,咱先把你送回家,再过来会会那些回族人,哈哈哈!”

  赵三平时没少在张萌的口中吃过亏,难得逮到次机会,赶紧连讥带讽地嘲弄几句。

  “谁说的!我是怕到时候你这把老骨头一身肥肉,皮上一层油腻死人,河神不爱吃!”

  张萌一听到这话就不愿意了,小孩子心性,最不愿意听到别人看不起他。

  “阿萌,你确定了,去那个地方真的是有危险的。”陈瘸子忍着笑意,认真地对张萌说道。

  “去!哪来那么多废话。”给俩人一激。张萌内心的害怕也减弱了不少。

  “几位爷,还真的去那个地方啊?说实话,如果不是小少爷对我有恩,我是一辈子也不愿意再去那个村落了!”福伯苦着脸道。

  “这次是不得不去了,恐怕这线索还真的就在那个地方!”赵三笑着说道。

  “三叔你怎么这么肯定?”

  “广川王刘去,是汉代的王子,在位时酷虐淫暴,而且极其信奉河神,他们认为人身下来的皮囊是不干净的,淫秽的。要献给河神的贡品,只能是皮囊里的东西,所以在汉代武帝时期,剥皮盛行。这种剥皮的仪式在很多史书都有记载,应该错不了,这些人应该是刘去迁移过去,看护他墓地的后人。”

  “还有这典故?”

  福伯有些诺诺地道,他当年倒斗靠的就是一把铁铲,再凭借着一股勇气,哪里像赵三这么见识广泛的。

  “做这一行,靠的就是个头脑,很多人是十年不倒斗,就在那里比对史书资料,一倒斗就要吃个几辈子。当年我们退到香港的时候,几乎所有的身家资产都给查封,那时候就连你大伯也要出去打零工才有饭吃。危急关头我们做了一单,才让张家在香港站住了脚,你知道花费了我们多少年吗?”

  张萌赶紧摇摇头,盯着赵三等他继续说,他从来没有听过大伯他们说过这些话,此刻听赵三说出来,倒也是听得津津有味的。

  “五年,五十几个人,花了五年的时间在那里核对历史文献,勘测地理,几乎是把整个香港都跑了几百个来回,才定了一个晚清王爷的大斗。什么寻龙点穴,一看便知,这些都他妈的尽扯淡,只是辅助的手段,最关键的还是得有丰富的墨水。”

  张萌点了点头,觉得赵三说的挺有道理的,如果这些墓葬这么好盗,那就不会有许多行内中人仅仅混个温饱了。

  “走吧阿福,我们现在就出发,现在必须争分夺秒,在叶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线索查出来,我感觉叶家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赵三想了一下,还是决定马上出发,十五年前他和叶家打了不少交道,对于叶家斩草除根的手段,还是有很深的印象的。

  “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不过这辆夏利吃开不了,邵山附近全都是溪流峡谷,这种路只能步行,车子代不了步。”福伯点头道。

  似乎是看出了张萌有些担心,赵三笑着对他说道:“小萌仔害怕了?放心吧,有你鬼叔在这里,就是我白马赵三不出手,到时候你鬼叔下点药给他们,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病鬼是个很沉默的男人,一路上他说的话不会超过十个指头之数,闻言也只淡淡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赵三他们爱叫他‘肺痨鬼’,病鬼有肺结核,这让他不得不每周都给自己打一针阿莫西林维持生命,或许是久病成医,病鬼对于各种药物非常有研究。

  对于邵山村落的回人,他们倒不是很担心,如果到时候那些人敢打什么乱七八糟的主意,他们不介意刀刀见血,在这种深山老林,根本就不用在意政府的管制。

  “出发吧!”

  既然确定了地方,福伯整理了几件随身携带的衣服,打包好就跟着出门,门口那个伙计赶紧问道:“几位叔叔这就要走了,不喝杯茶吗?”

  “不喝了,去办点事情,办好了再来你这叨扰。”

  “好!那可就说定了啊。”伙计笑道。

  五个人挤上车子,陈瘸子把车开出县城外大约半个来钟头,这里已经是看不到路了,而且都是一些烂泥水坑,车子一开就陷入烂泥里,半天上不来。

  “看来只能开到这里了,阿福你看下我们离那个邵山还有多远?”赵三下车看了一眼道路,有些无奈地说道。

  “要到邵山,必须跨过眼前这道山岭,山后有一条小溪流,跟着那条溪流走个差不多半天路程,应该就可以看到邵山了。不过那是十多年前,现在这山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福伯摇头道。

  “那就赶紧上山吧,看看能不能在天黑前翻过这座大山,我可不想在山里过夜!”

  看到前面这大树林立,但是却显得有些死寂的森林,张萌心里不禁也有些发悚。照理说,这种深山老林里应该住着许多动物,无比嘈杂才对。

  山路并不好走,而且天气极为酷热,张萌才走了一小会儿,就觉得喉咙火辣辣的,身体疲软没劲,一丝困意直涌上脑海来。倒是赵三和陈瘸子,每人背着一个差不多五六十斤重的包裹,却没有一点累的迹象。赵三想了想问道,祭奠河神有很多种手法,在长江流域那一带的是习惯用童男童女祭祀;在湘西川北一带的经常是用牛羊祭奠,各个地方都有不同的风俗。

  福伯苦笑道:“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残忍的仪式,我那两个朋友还有其他八个人被埋在土里,只露出一颗脑袋,巫师在他们的头顶用刀割了个十字,把头皮拉开以后,向里面灌水银下去。由于水银很重,一下子就把肌肉和皮肤给拉扯了下来,埋在土里的人痛得不停扭动,又无法挣脱,最后身体会从头顶的口子滑出来,只剩下一张皮留在土里…”

  张萌仿佛被人当头淋下一盆冷水,一股冰冷的寒意直涌心口。通过福伯的描述,他似乎可以看得到那残忍血腥的一幕,他在害怕的时候,却没有看到赵三他们的眼睛一亮。

  “要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好了。”

  张萌心里有些发毛,虽然他坚决要查出父亲死因,但是听到这么恐怖的东西,还是忍不住打起了退堂鼓,特别是想到自己有可能也会成为河神的祭品,更是让他战栗不安。

  “萌小子,现在知道害怕了,当时不要跟出来就是了。行行行,咱先把你送回家,再过来会会那些回族人,哈哈哈!”

  赵三平时没少在张萌的口中吃过亏,难得逮到次机会,赶紧连讥带讽地嘲弄几句。

  “谁说的!我是怕到时候你这把老骨头一身肥肉,皮上一层油腻死人,河神不爱吃!”

  张萌一听到这话就不愿意了,小孩子心性,最不愿意听到别人看不起他。

  “阿萌,你确定了,去那个地方真的是有危险的。”陈瘸子忍着笑意,认真地对张萌说道。

  “去!哪来那么多废话。”给俩人一激。张萌内心的害怕也减弱了不少。

  “几位爷,还真的去那个地方啊?说实话,如果不是小少爷对我有恩,我是一辈子也不愿意再去那个村落了!”福伯苦着脸道。

  “这次是不得不去了,恐怕这线索还真的就在那个地方!”赵三笑着说道。

  “三叔你怎么这么肯定?”

  “广川王刘去,是汉代的王子,在位时酷虐淫暴,而且极其信奉河神,他们认为人身下来的皮囊是不干净的,淫秽的。要献给河神的贡品,只能是皮囊里的东西,所以在汉代武帝时期,剥皮盛行。这种剥皮的仪式在很多史书都有记载,应该错不了,这些人应该是刘去迁移过去,看护他墓地的后人。”

  “还有这典故?”

  福伯有些诺诺地道,他当年倒斗靠的就是一把铁铲,再凭借着一股勇气,哪里像赵三这么见识广泛的。

  “做这一行,靠的就是个头脑,很多人是十年不倒斗,就在那里比对史书资料,一倒斗就要吃个几辈子。当年我们退到香港的时候,几乎所有的身家资产都给查封,那时候就连你大伯也要出去打零工才有饭吃。危急关头我们做了一单,才让张家在香港站住了脚,你知道花费了我们多少年吗?”

  张萌赶紧摇摇头,盯着赵三等他继续说,他从来没有听过大伯他们说过这些话,此刻听赵三说出来,倒也是听得津津有味的。

  “五年,五十几个人,花了五年的时间在那里核对历史文献,勘测地理,几乎是把整个香港都跑了几百个来回,才定了一个晚清王爷的大斗。什么寻龙点穴,一看便知,这些都他妈的尽扯淡,只是辅助的手段,最关键的还是得有丰富的墨水。”

  张萌点了点头,觉得赵三说的挺有道理的,如果这些墓葬这么好盗,那就不会有许多行内中人仅仅混个温饱了。

  “走吧阿福,我们现在就出发,现在必须争分夺秒,在叶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线索查出来,我感觉叶家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赵三想了一下,还是决定马上出发,十五年前他和叶家打了不少交道,对于叶家斩草除根的手段,还是有很深的印象的。

  “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不过这辆夏利吃开不了,邵山附近全都是溪流峡谷,这种路只能步行,车子代不了步。”福伯点头道。

  似乎是看出了张萌有些担心,赵三笑着对他说道:“小萌仔害怕了?放心吧,有你鬼叔在这里,就是我白马赵三不出手,到时候你鬼叔下点药给他们,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病鬼是个很沉默的男人,一路上他说的话不会超过十个指头之数,闻言也只淡淡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赵三他们爱叫他‘肺痨鬼’,病鬼有肺结核,这让他不得不每周都给自己打一针阿莫西林维持生命,或许是久病成医,病鬼对于各种药物非常有研究。

  对于邵山村落的回人,他们倒不是很担心,如果到时候那些人敢打什么乱七八糟的主意,他们不介意刀刀见血,在这种深山老林,根本就不用在意政府的管制。

  “出发吧!”

  既然确定了地方,福伯整理了几件随身携带的衣服,打包好就跟着出门,门口那个伙计赶紧问道:“几位叔叔这就要走了,不喝杯茶吗?”

  “不喝了,去办点事情,办好了再来你这叨扰。”

  “好!那可就说定了啊。”伙计笑道。

  五个人挤上车子,陈瘸子把车开出县城外大约半个来钟头,这里已经是看不到路了,而且都是一些烂泥水坑,车子一开就陷入烂泥里,半天上不来。

  “看来只能开到这里了,阿福你看下我们离那个邵山还有多远?”赵三下车看了一眼道路,有些无奈地说道。

  “要到邵山,必须跨过眼前这道山岭,山后有一条小溪流,跟着那条溪流走个差不多半天路程,应该就可以看到邵山了。不过那是十多年前,现在这山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福伯摇头道。

  “那就赶紧上山吧,看看能不能在天黑前翻过这座大山,我可不想在山里过夜!”

  看到前面这大树林立,但是却显得有些死寂的森林,张萌心里不禁也有些发悚。照理说,这种深山老林里应该住着许多动物,无比嘈杂才对。

  山路并不好走,而且天气极为酷热,张萌才走了一小会儿,就觉得喉咙火辣辣的,身体疲软没劲,一丝困意直涌上脑海来。倒是赵三和陈瘸子,每人背着一个差不多五六十斤重的包裹,却没有一点累的迹象。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