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19.第19章 夜半怪声






  

  “我也说不清,好像是唱京剧的那种腔调。当时我吓坏了,在森林里面乱跑,连后来什么时候晕过去都不知道。还好那时候有一个地质勘探队在附近驻扎,我糊里糊涂地就撞了进去,这才留下一条贱命,自打那会儿起,我就再不敢进入到这魔鬼山来!”福伯脸上的肌肉微微有些颤抖,似乎是回忆到那个恐怖的雨夜。

  病鬼似乎是没听到一样,他的手指在地上轻轻敲着,似乎是在想什么东西。

  “三叔他们身手可是很好的,应该没事,绝对没事的……”张萌听得心里发慌,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再等了十分钟,此时已经差不多过去五十分钟了,离约定的时间也仅有十分钟,陈瘸子还有赵三却丝毫没有回来的踪迹。

  张萌打了个哈欠,今天一大早就起来,又走了那么久的山路,此时给火堆烤的久了,就直犯困,上眼皮一直贴着下眼皮睁不开来。

  “我先睡会儿吧,三叔他们回来了叫我!”张萌对病鬼说道,就钻入睡袋里面。

  这一觉,睡得是昏天暗地,张萌只觉得自己在半睡半醒之间,以前的事情也跟放电影一样,在脑袋里面轮流放映。他好像听到有人在喊自己,他想起来,可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咿呀!……

  一个模糊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到了张萌的耳朵里面,一开始张萌以为是错觉,便没有理会,但那声音却越来越清晰,后来仿佛是在自己耳边吼叫一样。

  张萌眼睛猛的睁开,四周却是黑暗一片。

  “鬼叔,福伯?”

  张萌有些发毛,篝火堆早已经熄灭,甚至连一点火光都没有。门外面的天空,此时也黑得一丝光都没有,天空仿佛弥漫着一层白蒙蒙的雾气。

  “三叔,陈叔,你们在吗?”叫唤了几声,并没有人回应自己,张萌愈发的感到害怕,他并不敢大声吼叫,病鬼做事自有分寸,熄灭了火堆肯定有他的道理。

  咿呀!……

  一个声音骤然从自己的不远处发出,那声音听得真切,仿佛是秦腔唱大戏一样,而且绝对离自己不过一米远。

  张萌瞬间身子就吓麻了一半,他哪里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特别是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之中,这种恐惧更是放大了无数遍。

  张萌大吼一声,那声音刚正十足,希望借这个声音把那怪叫的东西赶走!张萌只觉得自己的双脚有些发软,他连滚带爬地摸到那俩个大包旁边,胡乱摸索着,终于找到了一根荧光棒,他把荧光棒往地上狠狠一砸,这屋子总算又能看到东西。

  张萌惊恐未定地扫了一眼屋子的周围,却没发现什么东西,刚才不过短短的几分钟,他却觉得有一个小时那么久。

  张萌擦了擦脸上的汗,他转身想要把荧光棒捡起来,不过眼神却骤然定在了那拱形门后面。

  “那个棺材怎么不见了?”

  张萌的头皮猛地炸开,几乎是同时,他听到了拱形门后有声音,似乎有人在那里窃窃私语。

  那声音越来越大,张萌地一颗心几乎是提在嗓子眼,如果不是队伍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他现在就想要夺门而出。张萌死死地盯着那门口,他手里紧紧地攥着一块从地上摸过来的石头,如果有什么东西出来,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砸过去。

  “咿呀……”

  一个声音从他耳边传来,张萌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要叫出来,他的嘴巴却猛地给人捂住,一个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不要出声!”

  听出了这声音是病鬼的,张萌噗通噗通跳动的心脏这才平复了几分,病鬼看到张萌平复下来,这才把手拿开。他轻轻地指了指地上,在他们不远处,几只拳头大小的类似于老鼠的东西站在墙角,怔怔地盯着他们。

  这几只东西的眼睛跟人类的一样,有眼珠也有眼白,不过眼白里面渗透着血水,它们的嘴里勾起俩只卷起来的牙齿,而且他们的身体一点皮毛没有,只露出灰褐色的皮肤,上面有很多的伤痕。有一只上面还有一个几厘米大的伤口,从里面隐隐可以看得到白色的肠子。

  “妈的,这……这是什么玩意?”

  “这是煞鼠,先别问那么多,你三叔他们出事了,赶紧背上东西跟我走!”病鬼焦急道。

  看到俩人突然动了,那几只煞鼠似乎是给吓了一跳,不过这几只煞鼠似乎并不惧怕他们,只是在张萌他们周围打转。

  “滚开!”

  张萌看到一只煞鼠居然爬到了他的脚掌上,他身体一阵发痒,一股恶心的感觉就涌起来,张萌几乎是想到没想,一脚就把那只煞鼠给甩了出去。

  “咿呀呀……”

  那只煞鼠似乎是吃了痛,疯狂地大叫起来,那拱形门里面顿时一片密集的沙沙声音。

  “要坏了!”

  病鬼大喊一声,招呼张萌把包背上就走。

  张萌此时头皮也是直发麻,这眨眼之间,那拱形门里面就涌了一大片煞鼠出来,也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

  张萌和病鬼各背起一个包,就疯狂地朝门外跑了出去,这时候屋子里已经一片叫声,张萌这会儿总算知道了,福伯说的类似京剧的声音是这些老鼠发出来的,并不是什么晚清吊死鬼。

  一只煞鼠似乎是从天花板掉下来,直接落在张萌脖子上。爪子一滑就落在张萌衣服下,一股冰凉的感觉从背上穿透到心头,张萌身上的鸡皮疙瘩一下就冒了出来。

  病鬼一扯张萌的衣服,手往张萌的背上一掏,一只剧烈挣扎的煞鼠给病鬼抓在手中狠狠扔了出去。

  张萌跟着病鬼跑了几分钟,此时森林完全没有之前的死寂,一片嘈杂的类似京剧在四周嘶吼。

  “这是有多少只煞鼠啊?这声音比打雷还要大!”张萌面色惊恐道。

  “快,给你三叔搓一下人中穴!”病鬼这会儿却没有闲情说话,他扔给张萌一小罐东西,就提着个手电筒面色匆匆地进入到树林里面。

  张萌一看赵三,此时赵三一身腥气,身上还有一些斑驳的血迹。张萌心里一突,检查了一下赵三,发现他身上并没有什么致命的伤口,张萌这才松了口气。

  张萌揉着赵三的人中穴,好一会儿赵三才辗转醒来。

  “阿萌,我怎么在这里?”赵三刚刚起来,似乎是有些糊涂。

  “三叔你别问我,我现在也是一脑袋糊涂!”张萌苦笑地说道。

  “砰!”

  在相隔约有几百米的地方,突然垂直升起了一个绿色的信号弹。

  “那边!快过去,瘸子拿的是绿色的信号弹,这是瘸子发出的枪。”赵三焦急地说道。

  赵三和张萌分别把俩个包裹背上,就快步朝着那个发出信号弹的地方跑去。“我也说不清,好像是唱京剧的那种腔调。当时我吓坏了,在森林里面乱跑,连后来什么时候晕过去都不知道。还好那时候有一个地质勘探队在附近驻扎,我糊里糊涂地就撞了进去,这才留下一条贱命,自打那会儿起,我就再不敢进入到这魔鬼山来!”福伯脸上的肌肉微微有些颤抖,似乎是回忆到那个恐怖的雨夜。

  病鬼似乎是没听到一样,他的手指在地上轻轻敲着,似乎是在想什么东西。

  “三叔他们身手可是很好的,应该没事,绝对没事的……”张萌听得心里发慌,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再等了十分钟,此时已经差不多过去五十分钟了,离约定的时间也仅有十分钟,陈瘸子还有赵三却丝毫没有回来的踪迹。

  张萌打了个哈欠,今天一大早就起来,又走了那么久的山路,此时给火堆烤的久了,就直犯困,上眼皮一直贴着下眼皮睁不开来。

  “我先睡会儿吧,三叔他们回来了叫我!”张萌对病鬼说道,就钻入睡袋里面。

  这一觉,睡得是昏天暗地,张萌只觉得自己在半睡半醒之间,以前的事情也跟放电影一样,在脑袋里面轮流放映。他好像听到有人在喊自己,他想起来,可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咿呀!……

  一个模糊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到了张萌的耳朵里面,一开始张萌以为是错觉,便没有理会,但那声音却越来越清晰,后来仿佛是在自己耳边吼叫一样。

  张萌眼睛猛的睁开,四周却是黑暗一片。

  “鬼叔,福伯?”

  张萌有些发毛,篝火堆早已经熄灭,甚至连一点火光都没有。门外面的天空,此时也黑得一丝光都没有,天空仿佛弥漫着一层白蒙蒙的雾气。

  “三叔,陈叔,你们在吗?”叫唤了几声,并没有人回应自己,张萌愈发的感到害怕,他并不敢大声吼叫,病鬼做事自有分寸,熄灭了火堆肯定有他的道理。

  咿呀!……

  一个声音骤然从自己的不远处发出,那声音听得真切,仿佛是秦腔唱大戏一样,而且绝对离自己不过一米远。

  张萌瞬间身子就吓麻了一半,他哪里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特别是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之中,这种恐惧更是放大了无数遍。

  张萌大吼一声,那声音刚正十足,希望借这个声音把那怪叫的东西赶走!张萌只觉得自己的双脚有些发软,他连滚带爬地摸到那俩个大包旁边,胡乱摸索着,终于找到了一根荧光棒,他把荧光棒往地上狠狠一砸,这屋子总算又能看到东西。

  张萌惊恐未定地扫了一眼屋子的周围,却没发现什么东西,刚才不过短短的几分钟,他却觉得有一个小时那么久。

  张萌擦了擦脸上的汗,他转身想要把荧光棒捡起来,不过眼神却骤然定在了那拱形门后面。

  “那个棺材怎么不见了?”

  张萌的头皮猛地炸开,几乎是同时,他听到了拱形门后有声音,似乎有人在那里窃窃私语。

  那声音越来越大,张萌地一颗心几乎是提在嗓子眼,如果不是队伍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他现在就想要夺门而出。张萌死死地盯着那门口,他手里紧紧地攥着一块从地上摸过来的石头,如果有什么东西出来,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砸过去。

  “咿呀……”

  一个声音从他耳边传来,张萌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要叫出来,他的嘴巴却猛地给人捂住,一个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不要出声!”

  听出了这声音是病鬼的,张萌噗通噗通跳动的心脏这才平复了几分,病鬼看到张萌平复下来,这才把手拿开。他轻轻地指了指地上,在他们不远处,几只拳头大小的类似于老鼠的东西站在墙角,怔怔地盯着他们。

  这几只东西的眼睛跟人类的一样,有眼珠也有眼白,不过眼白里面渗透着血水,它们的嘴里勾起俩只卷起来的牙齿,而且他们的身体一点皮毛没有,只露出灰褐色的皮肤,上面有很多的伤痕。有一只上面还有一个几厘米大的伤口,从里面隐隐可以看得到白色的肠子。

  “妈的,这……这是什么玩意?”

  “这是煞鼠,先别问那么多,你三叔他们出事了,赶紧背上东西跟我走!”病鬼焦急道。

  看到俩人突然动了,那几只煞鼠似乎是给吓了一跳,不过这几只煞鼠似乎并不惧怕他们,只是在张萌他们周围打转。

  “滚开!”

  张萌看到一只煞鼠居然爬到了他的脚掌上,他身体一阵发痒,一股恶心的感觉就涌起来,张萌几乎是想到没想,一脚就把那只煞鼠给甩了出去。

  “咿呀呀……”

  那只煞鼠似乎是吃了痛,疯狂地大叫起来,那拱形门里面顿时一片密集的沙沙声音。

  “要坏了!”

  病鬼大喊一声,招呼张萌把包背上就走。

  张萌此时头皮也是直发麻,这眨眼之间,那拱形门里面就涌了一大片煞鼠出来,也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

  张萌和病鬼各背起一个包,就疯狂地朝门外跑了出去,这时候屋子里已经一片叫声,张萌这会儿总算知道了,福伯说的类似京剧的声音是这些老鼠发出来的,并不是什么晚清吊死鬼。

  一只煞鼠似乎是从天花板掉下来,直接落在张萌脖子上。爪子一滑就落在张萌衣服下,一股冰凉的感觉从背上穿透到心头,张萌身上的鸡皮疙瘩一下就冒了出来。

  病鬼一扯张萌的衣服,手往张萌的背上一掏,一只剧烈挣扎的煞鼠给病鬼抓在手中狠狠扔了出去。

  张萌跟着病鬼跑了几分钟,此时森林完全没有之前的死寂,一片嘈杂的类似京剧在四周嘶吼。

  “这是有多少只煞鼠啊?这声音比打雷还要大!”张萌面色惊恐道。

  “快,给你三叔搓一下人中穴!”病鬼这会儿却没有闲情说话,他扔给张萌一小罐东西,就提着个手电筒面色匆匆地进入到树林里面。

  张萌一看赵三,此时赵三一身腥气,身上还有一些斑驳的血迹。张萌心里一突,检查了一下赵三,发现他身上并没有什么致命的伤口,张萌这才松了口气。

  张萌揉着赵三的人中穴,好一会儿赵三才辗转醒来。

  “阿萌,我怎么在这里?”赵三刚刚起来,似乎是有些糊涂。

  “三叔你别问我,我现在也是一脑袋糊涂!”张萌苦笑地说道。

  “砰!”

  在相隔约有几百米的地方,突然垂直升起了一个绿色的信号弹。

  “那边!快过去,瘸子拿的是绿色的信号弹,这是瘸子发出的枪。”赵三焦急地说道。

  赵三和张萌分别把俩个包裹背上,就快步朝着那个发出信号弹的地方跑去。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