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442.第442章 金缕玉衣






  

  紧接着,他们似乎看到有什么东西,从那棵树上跌落下来。

  啪!

  一个大约几十斤重的东西从空中砸在地上,掀起了一片沙土。

  那是一件土黄色的衣袍,似乎在里面还包裹着什么。

  张萌走近仔细一看,那上面布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他小心地用铲子在上面触碰了几下,确认这不是易碎脆弱的东西之后,才用铲子轻轻地把表层的那一层灰尘刮开。

  大块的灰尘从那块东西上面滑落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由一片一片差不多两个手指头粗细的绿色长方体连接而成的胸甲。

  他的眼里闪过一抹奇怪的神色,然后又把视线落在了胸甲之外的一些地方。胸甲的肩膀上,张萌摸下去,那是一片冷冰冰的触感,好像是摸在柔软的金属上一样,这让他再次确认了心中的猜测。

  “这是金缕玉衣?”

  还没等张萌开口,倒是小楼第一个出声问道。

  胖子一听浑身发颤,两眼放光,好像是看到了一个光屁股女人似得。

  金缕玉衣在考古界的价值十分之高,玉衣也称“玉匣“、“玉押“,是汉代(公元前206年~公元220年)皇帝和高级贵族死后穿用的殓服,外观与人体形状相同。玉衣是穿戴者身份等级的象征,皇帝及部分近臣的玉衣以金线缕结,称为“金缕玉衣“,其他贵族则使用银线、铜线编造,称为“银缕玉衣“、“铜缕玉衣“。全衣共有4248块玉片,重1。6千克。

  张萌有些迷惑:“如果我没猜测的话,精绝古城出现的时间,应该是在公元三世纪的末期,和汉代的文化相差了差不多一个世纪。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发现汉代的金缕玉衣?这里……莫非不是精绝古城的遗址?”

  张萌说道,不过想一想也觉得不可能,像中原一带的墓冢建设手法,其实那时候已经逐步成为一家,也有一些技巧流传到了西域。

  如果这个地方真的是属于汉朝的墓冢,那他们一定能够看出点什么来。

  “妈的,我说这精绝古城的国王,会不会跟刘去一样也是个盗墓狂魔?把汉代高官的玉衣扒到自己身上穿,真是够霸气啊!”

  胖子胡乱猜测。

  “别瞎说!”

  张萌没好气地说道,他仔细欣赏着这件玉衣,这这件玉衣的脖子处有点奇怪,它并没有留下一个让脖子通过的洞口,而是直接缝合起来。还有那裤子的裤管处也都全部给缝合了起来,就像是一个密封的兵马俑,看起来无比奇怪。

  “这里面好像有东西……”

  小楼看着那个鼓鼓的金缕玉衣,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张萌用铲子轻轻地拍了拍,那里头硬邦邦的,不知道塞了什么东西在里头。

  “九哥儿,你之前说这里头是一具尸体吗?”

  张萌突然想起了叶九之前的话,他朝着叶九问道。

  叶九微微点了点头,他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很浓郁的尸气!”

  一听到叶九的这句话,张萌顿时吓了一大跳,这句话就意味着这金缕玉衣里头很有可能藏着一具粽子。

  要知道尸体的年月一久,要不就直接氧化,风干成为骨头烂泥;要不就一直把自己体内的浊气锁死在躯干了,长此以往,这些尸气一旦碰到了生人的呼吸,就会让尸体产生反应,也俗称:诈尸。

  而一些有经验的人,也可以通过尸体的尸气浓郁程度来判断这个墓冢大致的朝代,还有这具古尸是否好对付。

  “九哥儿,这玩意我们能不能对付?”

  张萌有些谨慎地问道。

  “我打不过。”叶九沉吟了一会儿。

  叶九这句话一出口,张萌就决定了,哪怕是这里头藏着一堆钻石,他也绝对不去打开这件金缕玉衣。

  “你们看这些金线的线条,好像有些怪异,像不像中国古代的符咒?”

  小楼看着那件玉衣,突然说道。

  在那些金线上,掺杂了一些红线,勾画出了一个巨大的叉字横在正中,这个叉子在前胸后背都有,乍一看还真的犹如是一道符咒一样。

  在西域的大部分的地方,每个部落都有他们的巫师,这些巫师是除了王之外地位最高的人,他们可以沟通守护部落的神灵。因此这些巫师一直都被当成部落的守护神,而且他们也可以镇压封印凶悍的魔鬼。

  当年,塔克拉玛干沙漠周围的一个叫做民丰县的小县城,曾经有一个农民挖到了一大片雕刻着奇怪符号的木片,那些木片全都是呈八角型,在上面画满了各种各样的图案,这件事曾经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最后有人出大价格来收购这些木片,最终那些木片都给倒爷给抢走了。

  有一个著名的风水大家一年后路过这里,却发现民丰县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凶煞之地!

  那股巨大的煞气,甚至会影响到整个县城人的生命,于是他赶紧召集人手在那个地方一直往下挖,终于挖到了一具巨大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骸。

  他们把那具骨骸用大火烧成飞灰,又请了附近的一些和尚天天来这里烧香念经,这片凶煞之气才逐渐平复下去。

  但因为近距离接触到那具骨骸,不管是这些和尚,还是风水大家本人都没有几年时间就不得善终。

  那时候,那个风水大家就称,那些符咒才是镇压这里几千年的根本。

  所以说,符咒在西域是有一种独特的文化传承在里头的,上面的那些事情,也是跟水月轩有买卖的一些老手跟张萌说的,姑且不说是真的假的,但是这金缕玉衣出现了这符咒,就能够说明了,这玉衣里的东西绝对不简单!

  “我们不要动这金缕玉衣。”

  张萌摇了摇头,朝着胖子他们说道。

  “你他娘的别看我,老子还能分不清轻重,我还不想这么早就英年早逝。”

  胖子见张萌死死地盯着他,就气不打一处出来。

  “你分的清就怪了,我警告你啊,这玩意说不定是具千年老粽子,你要是再敢乱来我第一个崩了你。”

  张萌没好气地说道

  “我们赶紧走吧,那些藤条似乎是动了一下?”

  小楼有些焦急地说道,她好像是见到了那深深扎入土里的藤条轻轻地颤动了几下。

  张萌吓了一大跳,这些藤条虽然都给刚才那巨大的爆炸吸引过去,但是难保不会对他们再进行新一轮的攻击。

  张萌赶紧朝着那一块藤蔓聚集的区域看过去,果然是看到了那些藤蔓在轻轻颤动着,似乎是随时有可能从那地上拔起来。

  “赶紧走吧。”

  张萌浑身打了个冷颤,好运可不会一直眷顾他们。

  胖子他们也是动作神速,把那地上的包裹一背,就要离开这里。

  胖子有些恋恋不舍地看着那件金缕玉衣,然后不知道是不是动作太大了,居然是一脚陷到土里去了,他拔动了几下想要把脚拔出来,不过却越陷越深,见到张萌他们越走越远,他赶紧大声呼救。

  张萌回头一看到又是这死胖子,顿时一脑袋黑线,他和叶九走回去俩人合力总算是把这家伙给弄了出来。

  胖子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地上,似乎有些奇怪。

  “我说你大爷的还不赶紧走!等着喂树呐?”

  张萌没好气地说道。

  “胖爷刚才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胖子神色古怪地说道,他看了一下那边的藤蔓,见那些藤蔓似乎还没有攻击他们的迹象。赶紧抽出洛阳铲铲了几下,张萌眼尖,随着那土给大片掀开,张萌也看到了胖子说的东西。

  那好像是一块巨大的灰色石板!

  张萌和叶九也赶紧开始帮忙,他有些兴奋,本来还以为这一次又是空手而归。他们其实到这里来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因为他们没有发现一星半点有关于这里的记载。

  但是现在看起来,那东西原来一直都是深埋在地上。

  很快的,张萌他们就清理出了一大片地方,那石板上面似乎是曾经用硬物在上面凿出过一些印记,那些凹下去的地方,似乎还有一点点微弱的红色印记,似乎是曾经用鲜红的朱砂涂抹过一样。

  张萌神色一喜,这上面有许多的印记,这里也许真的记载着什么。

  “胖子你们继续清理一下,小楼你和我看看,能不能把这些字体给翻译出来!”

  张萌大声说道,胖子还有叶九对于这些古代文字的研究并没有那么深,让他和小楼来翻译会比较好一点。现在他们必须争分夺秒,因为那些藤蔓一旦又开始攻击人,他们就糟糕了。

  而且在地上的那块石板似乎是十分巨大,他们已经清理出了很大一块地方,但是那块石板似乎依然是没有到尽头。

  张萌把火把靠近那石板上,他低着头睁大着眼睛盯着这些字体。

  这些字体的痕迹本来就不是很深,似乎是那个凿刻的人刻意为之,而且这个地方的光线极差,张萌他们不说翻译,就单独是要看清楚那上面的文字,都显得有些困难。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