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欢迎使用友书阅读

357






?

    好在这位机长还是十分客气。并没有直接拂袖而去。而是一脸不满地向着老女人说道:“尊敬的女士。Almas这般的美味最好是直接食用……”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老女人就大叫着说道:“我喜欢怎么吃是我的事情。难道我没有给钱你么?”

    本来机长的心情就已经十分糟糕了。只不过看在对方是乘客的面子上并没有发怒。此时听到这老女人竟然如此糟践自己的收藏。还叫嚣着已经给了钱了。就不由得一下子火了起来。

    “非常抱歉。这位女士。这三百美金。只够您品尝上这么一颗!”机长将餐盘重新端在了手上。然后用勺子在里面舀上了一粒鱼子。正想要放在老女人的面前。突然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将手缩了回去。冷着脸说道。“噢。不。不。非常抱歉。是我弄错了。您连一颗都品尝不到!因为。给您这种不懂美食的人。食用Almas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凯拉。帮我把餐盘端回去!”

    说完。机长便将餐盘放在了美丽空姐的手中。然后看也不看老女人就转过了身子。准备回到驾驶舱。

    “我……我要投诉你!”老女人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歧视和羞辱。脸色一片惨白。手指不停地颤抖着。指着机长的背影吼道。

    “哦?”听到老女人的吼声。机长冷笑着回过了头。“这位女士。如果你想投诉的话。尽管去就好了。我想任何人都能理解。一个无知的家伙在F国人地面前羞辱美食会让这位F国人产生多大的愤怒。”

    说完。机长还悉听尊便地笑了笑。然后便回到了驾驶舱。

    陈宇辉有些戏谑地看了看一脸惨白地老女人和唯唯诺诺不敢说话的康健。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准备回头品尝空姐准备的澳洲小牛排。可是没想到。那老女人却看到了陈宇辉脸上那戏谑地笑容。一下子便骂了开来!

    “你这个小杂种。你笑什么笑?真不知道你妈是和哪个野男人把你生下来的。一点教养都没有!”

    自己口中骂着脏话却说人家没教养。这让头等舱里的乘客都一下子笑了起来。要知道在这是整个M航最豪华的一架班机。能够坐在这头等舱里的都是些非富即贵地人。他们笑便笑了。自然不怕这老女人将脏水泼洒过来的。

    在他们地眼中。陈宇辉或许就是一个有钱人的子弟。而且刚才有些人也听出味道来了。似乎这个年轻人与那老巫婆或者老巫婆的小白脸有些不对付。人家是专门找茬的。而且这个年轻人的家里好像是开火锅城的。其实这些人里面有不少人在随和火锅府消费过。却一时间没有想到这上面来。要知道随和火锅府有着比克撑腰。现在又在饮食业里多元化发展。在国际上都算得上是不错的品牌了。虽然离一线大品牌还差一点。但是这是时间累积地问题。而并非实力不过关。

    本来正准备拿起餐刀切小牛排的陈宇辉听到对方如此一骂。脸色立刻就变了。陈宇辉虽然是一个能忍的人。但是那要分什么时候。如果是在战场上为了完成某件任务。陈宇辉任何苦难都能够忍下来。不过平时嘛。本来就是铁血作风的陈宇辉脾气可就没那么好了。

    只听得“嗤”的一声。陈宇辉手中的餐刀已经闪电般射出。直直地插在了老女人耳旁的座椅椅背上。餐刀就贴着她的耳朵。那丝丝的凉气。让老女人不由打了个寒战。

    “小杂种。你想……”老女人的话还没有骂完。声音戛然而止。包括周围正在看热闹地人。都一下子静了下来。因为陈宇辉地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夸张的柯尔特蟒蛇。此时那黑洞洞地枪口。正对准了老女人的脑门。

    “如果你再骂一句。我就一枪崩了你!”陈宇辉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老女人先是愣愣地看着枪口。接着一下子尖叫了起来。

    “杀人了!劫机了啊!”不得不说这老女人的反应还是蛮快的。如果她只是叫杀人的话。或许大家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当她叫出劫机的时候。其他的乘客也反应了过来。都哇的一声尖叫出来。的确。在这飞机之上拿出枪支。除了想要劫机之外。他们都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理由。

    听到这老女人的喊声。陈宇辉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幸好老爷子在走之前给了他件东西。否则这枪支他还真没办法解释。

    “放心。我不是劫匪。这是联合国颁发的S级持枪证。持此证件。我有资格在加入联合国的各大成员国内携带所有登记过的武器。这是这些兵器的登记资料。证明这些武器都是我合法拥有的。”陈宇辉掏出怀里的持枪证。这是在战争结束之后。安德烈亲手交给他的。这样陈宇辉以后携带枪支就是合法的了。

    但是看着空姐有些不信的目光。陈宇辉又苦笑了一声。接着说道:“S级持枪证必须由五个常任理事国代表同时盖章签定。才可以使用。你看。上面有印章。以及理事签名。另外这后面附着的是我的特允证。在自身感到危险的情况下。我有特权可以射杀任何觉得对自己有威胁的人员。”

    听到陈宇辉的说话。空姐哆哆嗦嗦地接过了陈宇辉的两本证件。上面鲜红的联合国印章以及五个常任理事国的印章都是清晰可见。而后面。则是理事签名以及联合国秘书长安北的印章!

    虽然没有人知道陈宇辉的这两本证件到底是真是假。但是就凭上面这些大大小小的印章以及用各国文字写成的条款。就已经够唬人的了。

    “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可以在下机之后。找国安局或者大使馆的武官来确认这两份证件的真实性。但是现在我认为这两人对我的人身造成了威胁。我要求他们远离我的位置。否则我会将两人当作危险人物。射杀处理!”但是陈宇辉接下来的话就让所有人都翻了翻白眼。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欺负人嘛。明摆着是要驳这女人的面子。将她赶到经济舱去。

    “我……我不走!”没想到这个时候。老女人竟然哆哆嗦嗦。哆哆嗦嗦。最后哆嗦了这么一句话来。

    “哦?你不走?”陈宇辉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右手的大拇指却朝着柯尔特蟒蛇的击锤缓缓地压下。那铰链发出的咔咔声让人忍不住全身发寒。

    “靠。这么能撑?”当陈宇辉将击锤完全压下的时候。老女人虽然全身哆嗦。脸色苍白。但是还没有开口离开的意思。这让陈宇辉不由在心中暗骂了一声。要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射杀这老女人的意思。虽然自己的S级持枪证是真的。特允证也是真的。不过这些证件都不是拿来他乱玩的。那样就违背了发放这两本证件给他的初衷。

    “哼!”不过陈宇辉还是准备看看这老女人能撑多久。右手的食指已经朝着扳机轻轻地压下。他已经决定了。如果老女人能够撑到自己开枪的话。那也就算了。至少对方也已经被吓得够呛了。要知道在他取出柯尔特蟒蛇的时候。就已经将里面的子弹全部卸下。

    “我……我走不动!”就在陈宇辉的扳机要完全压下的时候。老女人竟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紧接着。一股尿骚味从她的座位之上散发了出来。原来她根本不是不想走。而是腿已经都吓软了。根本就走不动!

    “呃……晦气!”要知道陈宇辉离她的位置是最近的。自然这股骚味也最近。皱了皱眉头。陈宇辉朝着一旁的康健说道。“康大少。怎么?还不快把你这姐姐给扶出去。再这么下去。我怕水淹头等舱呢!”

    “我的腿也软!”康健此刻是欲哭无泪。他没有想到陈宇辉现在竟然这么牛叉了。连枪都是说拿就拿。还有什么S级持枪证。特允证。他倒是早就想走。不过他的腿也是直哆嗦。根本就走不动。

    “我来帮你们吧!”还是一旁美丽的空姐懂事。几个人互相打了个眼色。就赶紧一起扶着老女人和康健去了经济舱。幸好经济舱这次还有几个空位。才将他们安顿了下来。接着一个空姐很快就回来。将座椅之上的物品全部换掉。然后还喷洒了一些空气清新剂。才掩盖了那股臊臭之味。

    “终于要回家了啊!”当从窗户之中看到N市那些熟悉的高建筑时。陈宇辉不由轻叹了一声。这一次一个月的战争。自己却感觉像是过了一年一般。所谓近乡情怯。陈宇辉却没有这种感受。只是对家中的那般思念。却越发的清晰了起来。

    “先生!”当陈宇辉走出飞机舱门的时候。后面的空姐却叫住了他。

    “先生。你必须得和机场保安走一趟!”指了指地面那几位早就全副武装的机场保安。空姐也有些畏惧地说道。


有任何建议、或者疑问、举报都可以使用反馈意见功能进行留言^_^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进行宣传本书,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yjfk@laiyoushu.com
喜欢请点一下收藏,方便您下一次阅读点击关注
Copyright © 2017 友书小说(www.laiyou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